<i id='kwvo0'></i>
    1. <dl id='kwvo0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kwvo0'><strong id='kwvo0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span id='kwvo0'></span>

      <i id='kwvo0'><div id='kwvo0'><ins id='kwvo0'></ins></div></i>

    2. <tr id='kwvo0'><strong id='kwvo0'></strong><small id='kwvo0'></small><button id='kwvo0'></button><li id='kwvo0'><noscript id='kwvo0'><big id='kwvo0'></big><dt id='kwvo0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wvo0'><table id='kwvo0'><blockquote id='kwvo0'><tbody id='kwvo0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wvo0'></u><kbd id='kwvo0'><kbd id='kwvo0'></kbd></kbd>

      1. <acronym id='kwvo0'><em id='kwvo0'></em><td id='kwvo0'><div id='kwvo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wvo0'><big id='kwvo0'><big id='kwvo0'></big><legend id='kwvo0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ins id='kwvo0'></ins>

          <fieldset id='kwvo0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兩個人的溫柔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5
          • 来源:美女人体艺术写真_美女人体诱惑_美女人体照

            我們傢目前的鐘點工是對夫妻。這天,隻來個女的,曹姐,我問:“你丈夫呢?”她一邊脫掉帽子放在鞋櫃上,一邊沉痛地說:“他病瞭!”看她神情哀怨,還在抹眼淚,我很吃驚,便關切起來:“什麼病呵?”

            “感冒瞭!他是從來不生病的!”她停下來,認真地說,她真的是由內而外地擔心。

            我確實是忍俊不禁!這算什麼,把她嚇得那樣花容失色!

            她還是堅持說:“他是從來不會病的!”他們長年累月地攬活幹,他們真的沒有空或者不習慣生病。

            曹姐與他丈夫都很瘦,來自湖南,她男人甚至比她還瘦小,一隻眼睛似乎失明,我不敢太正視別人的生理缺陷,所以沒有註意是左眼還是右眼。曹姐呢,不知道為什麼,頭上有四分之一是沒有頭發的,靠腦後部分,所以她都是戴著帽子來的,夏天是太陽帽,冬天是絨帽。他們工作認真細致,不偷東西,所以口碑不錯,有幹不完的活。

            平常在幹活時,曹姐有些兇,支使丈夫像指揮樂隊演奏進行曲,有時用她老傢方言教訓他,噼哩啪啦的,跟潑婦似的,但是,丈夫總是罵不還口,乖乖的,還帶著歉意的微笑去執行曹姐的指令,我很同情他。一直沒有機會批評她,借她丈夫不在之機,我含蓄地說:“那你以後要對他溫柔一點!”

            曹姐正在擦洗馬桶,頭也不抬地回應:“溫柔,溫柔是在兩個人的時候吧。”好像有道理,每次他們進門時,丈夫第一個動作就是幫助妻子脫帽子;出去時,帽子也是由他替曹姐戴好,端詳一番,才放行,他成瞭她的鏡子。早前,女兒還發現每次他們在衛生間時,都是兩個人關在裡面,女兒分析得比較玄:一定是男的替女的穿褲子;我太太的解釋比較溫馨,可能是男的抱著女的擦吊頂!我當時說她們無聊,今天,我也好奇起來。

            於是,我說:“感冒很普通的,多喝水就容易好!”曹姐欣喜地從沙發邊站起來,有些難色地征求我:“可以借電話打一個?”她補充說,夫妻倆共用一個小靈通,現在他是病人,就讓給他用瞭……就在說話當兒,我傢電話響起來瞭,她一反常態地一個箭步就撲過去,平常她很懂規矩是不輕易接東傢電話的。她居然撲對瞭!是她丈夫的報喜電話,他退燒瞭,隻見曹姐一個勁點頭,然後就現學現賣要丈夫多喝水,“我一做好就回去!”最後的語氣像媽媽。我是終於見識瞭她所說的“兩個人的溫柔”,看他們在電話裡都可以那樣絮叨撒嬌撫慰,可見“隻兩個人”在一起時會是怎樣的纏綿!

            他們都有缺陷,他們都不漂亮英俊,他們還很窮,掙血汗錢。但是,他們心連心,互相照耀,如同日月。走的時候,她自己給自己戴上帽子,我以為她會傷感,想不到她笑著說:“今天一個人做,做得不夠好!我要趕緊回去讓他多喝水!”知道瞭“喝水”的知識後,她居然像掌握真理般的高興!

            也許她和他懂得都不多,但是,他們懂得愛。